启辰代孕网首页

首页 >> 代孕公司

供卵哪里可靠_汕头代怀孕公司_这样生孩子不疼?

 2020-08-09 09:27  


供卵哪里可靠*汕头代怀孕公司,

  

中国首家爱心代孕网站

  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,我经常会接到一些关于怀孕啊,分娩啊这方面的询问。

自然代妈联系方式

  某天,一个快要分娩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:

广州代孕神广州代孕州中泰

  姐,我一个朋友在某某医院,说是她们那里可以做水中分娩,说得非常高大上,不但不疼生孩子还特别快,我可以做吗?

第三代试管婴儿多少钱

  近几年,水中分娩貌似流行了起来,很多明星都选择这样的分娩方式。

代孕有风险接单需谨慎

  尽管水中分娩听起来是很高级,但是我的建议是:不要盲目选择。

  

  水中分娩是怎么一回事儿?

  

  简单说,传统分娩是在床上生,水中分娩是在水里生,妈妈躺在一个大浴缸中,宝宝完全在水中诞生,出生后立即抱出水面,妈妈也在胎盘娩出之前出水,其他的步骤跟正常的分娩基本没有太大区别。

  水中分娩,并不是一个刚刚出现的新生产物。

  早在 8000 年前的古埃及,就有人类在水中分娩,有记载的最早的水中分娩可以追溯到 1805 年的法国。

  直到上世纪中后叶,水中分娩才在欧美等国流行开来,其中英国做的比较多。

  近年来,水中分娩,开始成为一种比较「高端」的分娩方式出现在大众面前。

  水中分娩真的那么好吗?

  

  目前有一些研究认为,水中分娩的好处有:

  置身温暖的水中,可以更有利于产妇放松,能够减轻待产妇的痛苦。

  水的浮力有一定的支撑能力,水波轻柔的撞击作用让产妇盆底和腿部的肌肉更好地放松,子宫肌肉的活性增强,让待产妇更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用力方法,加快产程进展。

  可以减少产后出血,还能够减少外阴裂伤和会阴切开的发生。

  如果真的是如此的好,为什么水中分娩没有大规模的推广开来呢?

  事实上,对于水中分娩的不同意见,一直都没有停止。

  2014 年 3 月,儿科学会(AAP)和妇产科学会(ACOG)联合发布了一个指导意见, 该意见通过对有关水中分娩的研究文献进行了全面审查和分析,结果认为:

  在分娩的第一阶段(即待产阶段)浸没在水中(即水中待产),可以减低疼痛和缩短产程;

  但是,分娩的第二阶段浸没在水中(即水中分娩)对胎儿和产妇的好处、安全性和有效性均缺乏足够的临床证据支持;

  注意,这个「水中待产」和「水中分娩」可不是一回事儿哦。

  更重要的是,AAP 和 ACOG 临床联合报告表示:

  虽然第一产程采用水中待产,可能有助于减轻产痛、减少麻醉剂用量并且缩短产程,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它可以改善新生儿围产期结局,所以不能因此而妨碍和阻止采用其他产程管理措施。

  总体来看,产程水中分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充分评估和论证,也没有母婴受益的证据。

  而且水中分娩可能引发新生儿少见而严重的,甚至是致命性的并发症,比如:产妇和新生儿感染、新生儿体温调节障碍、脐带撕脱、断裂引起的严重出血甚至休克,还有新生儿吸入分娩池水(呛水和溺水)后发生吸入性呼吸窘迫,以及可能的窒息和癫痫发作。

  一项有关 4032 例水中分娩结局的调查显示,其中 2 例误吸了水,5 例发生了脐带断裂。病例报告也描述了这些并发症,以及母体和新生儿感染、新生儿体温调节困难、新生儿呼吸窘迫、淹溺和近乎淹溺、癫痫发作及围生期窒息。

  不要盲目选择水中分娩

  

  助产士学会(American College of Nurse Midwives,ACNM)有关同一议题的意见书认为:没有并发症的妊娠女性可安全进行水中临产和分娩,并应由有资质的产科医护人员实施。

  并不是所有的产妇都适合水中分娩,所以

  不建议将水中分娩作为临床常规方法。

  当产妇有这些情况时,不建议进行水中分娩:不能满足顺产条件的产妇(胎位不正,巨大儿,羊水异常,产妇存在有内科疾病和各类并发症等。

  即使符合顺产条件,如果产妇患有乙肝、梅毒、尖锐湿疣、生殖器疱疹、生殖道沙眼衣原体感染等传染性疾病,也是不能进行水中分娩的。

  而且对于计划提供第一产程水中待产的医疗机构,应该制定严格的临床细则。

  总之,如果我们对于宣传可以开展水中分娩的医院不够了解,那么还是谨慎为好。

  毕竟生孩子不像吃饭,看哪里是网红打卡地,大家一窝蜂都往那里挤,分娩最重要的应该是安全性,保持冷静,不要盲目跟风。

  

  本文经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产科主治医师 临床医学硕士 翁若鹏审核

  参考文献:

  Gilbert, R. E, Tookey, P. A. Perinatal mortality and morbidity among babies delivered in water: surveillance study and postal survey[J]. BMJ, 319(7208):483-487.

  Kelley Bowden, Dale Kessler, Mike Pinette,等. Underwater birth: Missing the evidence or missing the point?[J]. PEDIATRICS, 2003, 112(4):972-973.

  Pinette M G , Wax J , Wilson E . The risks of underwater birth[J].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, 2004, 190(5):1211-1215.

  Byard R W , Zuccollo J M . Forensic Issues in Cases of Water Birth Fatalities[J].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Forensic Medicine and Pathology, 2010, 31(3):258-260.

  Eckert K A , Turnbull D A , Maclennan A . Immersion in water in the first stage of labour: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[J]. Birth, 2001, 28:84-93.

  Gilbert R . Water birth--a near-drowning experience.[J]. Pediatrics, 2002, 110(1):409.Zainab K, Maria S, Anne G. Underwater birth and neonatal respiratory distress[J]. 2005, 330(7505):1447-1448.

  Jacqui Wise. Legionnaires’ disease in UK baby triggers warning over some home birth pools[J]. 2014, 348:g4118-g4118.

  Committee on Obstetric Practice,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ACOG Committee Opinion no. 594: Immersion in water during labor and delivery.Obstet Gynecol. 2014;123(4):912.

 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Nurse-Midwives (2014) Position Statement. Hydrotherapy During Labor and Birth. American College of Nurse-Midwives, Silver Spring MD.

  UP TO DATE :处理分娩镇痛的非药物性方法

 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' Committee on Obstetric Practice. Committee Opinion No. 679: Immersion in Water During Labor and Delivery[J].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, 2016, 128(5):e231-e236.

  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yidianzixun.com/article/0O1dtqUv?searchword=%E7%94%9F%E5%AD%A9%E5%AD%90%E8%B6%85%E7%96%BC%E8%A7%86%E9%A2%91%20%E7%9C%9F%E5%AE%9E

供卵哪里可靠

标签: 国内代孕安全吗 代孕龙凤胎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
推荐内容